生態水培 《永續小學堂》第二課 淨零排碳新環境

油豐生活學苑

《永續小學堂》第二課

水水世界 淨零排碳從  生態水培  水耕栽培種花養魚開始 

為阻止氣候暖化,「種碳」勢在必行

    2022年 , 6月巴基斯坦雨季開始 , 經歷連月暴雨 , 8月底巴基斯坦的國土已淹沒三分之一 , 最終造成千人罹難 、 數千萬人流離失所 ; 12月,北美遭遇北極寒流侵襲 , 度過零下57度的40年來最冷耶誕 ! 極端氣候席捲全球 , 各地陷入水深火熱 。

    氣候變遷加劇 , 減碳是關鍵議題 , 當各界疾呼淨零排碳 , 將目光投放在政府 、 企業如何實踐時 , 沐蓉老師早已意識到其實社會大眾 、 你和我都能是減碳關鍵 。 她二話不說 , 默默從從自家開始 , 在陽台以水耕栽培種起綠意花草 ; 租下農地 , 種菜種樹 , 從 「 種碳 」 開始,為我們居住的地球與環境永續 , 立即行動 !

    什麼是 「 種碳 」? 在種碳之前, 沐蓉老師先分享大家從過去常聽到的全球暖化到現在的氣候變遷, 我們居住的環境到底發生甚麼事了 ?

    老師提到, 2006年上映的紀錄片 「 不願面對的真相 」( An Inconvenient Truth ) 中, 美國前副總統高爾巡迴世界各地, 用最簡單易懂的概念,讓人了解 「 全球暖化 」( Global Warming ) 現象, 以及這現象可能會為地球帶來的毀滅性後果 。 科普 「 全球暖化現象 」, 指的是大氣和海洋中的溫室氣體過量 ( 包括二氧化碳、甲烷、水蒸氣、氧化亞氮 ) , 使地球猶如被籠罩在厚厚的溫室中, 太陽照射的熱量難以散去, 導致溫度升高,以2022年世界各地發生當地前所未有的乾旱、暴雨、熱浪等, 便是因為氣候暖化、氣候變遷引起的 。

    因為製作一瓶好油而足跡遍及各州與台灣的沐蓉老師, 深知土地的重要性,讓她開始學習何謂碳排、碳權,身體力行種碳 。 正因為暖化重要原因是溫室氣體過量, 在2021年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 ( COP26 ) 當中, 多國共同簽署了《 格拉斯哥氣候協定 》 ( Glasgow Climate Pact ) , 包含歐盟、美國、日本、韓國等國皆承諾 「 2050年淨零 」, 台灣也宣示將和國際主流同步 。 為了達到 「 無碳目標 」、 阻止氣候暖化, 包括台灣在內, 多國都著手進行制定能源轉型與減碳目標政策。

    其中 「 碳權 」 是指排放1噸二氧化碳當量的溫室氣體權利, 企業或國家若需要排放更多的二氧化碳, 必須先向其他有剩餘碳權的國家或公司購買, 藉此制度來緩解全球溫室氣體濃度的增長 。 也因此如美國農業部就將 「 種碳 」 視為氣候變遷的解方之一, 鼓勵農民或企業參加種碳 。 未來碳權開始交易時, 種碳也會是利己、利他的好事 。

    感受到氣候變遷的嚴重性, 沐蓉老師也感性的提出, 你我也可以為地球淨零排碳盡心力, 就從自己陽台、屋頂、小庭院開始, 以 「 生態水培 」 種綠養魚, 都市也可以做得很好 。

「 生態水培 」種綠養魚,你我也可以淨零排碳

    為了分享更多讀者生態水培的小撇步, 沐蓉老師來到埔里愛蘭台地的 「 水水世界 」, 親身體驗生態水培的可行性 。 在經過10年間, 從事都市綠化美化建設、綠建築國際合作、國科會產學合作畜牧肥水再利用等等忙碌工程工作之後, 開始思索自己喜歡什麼, 當時閃上心頭的想法就是 「 種花養魚 」。

「 因為我愛玩 、 嫌麻煩 , 但又想種花養魚 , 覺得要用很偷懶的方法 , 那該怎麼做呢 ? 」 

    黃世銘從一只臉盆開始實現種花養魚的夢想, 為了滿足自己的需求,他開始蒐集資料 。 黃世銘的父親是嘉義大學園藝系教授, 喜歡栽種植物, 但和多數人一樣,因為忙碌, 經常疏於澆水,通常已植物枯死失敗收場 。 這刺激了他思考著 :「 有沒有可能不要澆水?」

    除了澆灌之外, 栽種植物需要克服的第二個難題是拔草, 有租地種菜的沐蓉老師心有戚戚焉的點頭笑著說 :「 我經常拔草拔到懷疑人生 」; 黃世銘也分享 :「 周圍經常聽到有人買了幾分地, 從城市返鄉夢想做有機栽培 」, 但夢想很豐滿、現實卻很骨感,「 大概一年就掛掉了,撐兩年就算有成就了 」, 即便撐過兩年,最後多數人放棄了 。

    即便最後無法如願以償, 但黃世銘從自己種花養魚的過程中體會到, 這段農地栽種經驗, 割草、種菜過程中, 能紓解、釋放在都市中鎮日緊繃的心情與壓力, 同時慢慢懂得如何與大自然和諧共處 。 沐蓉老師也提到, 這便是身心靈也需要永續的重要性 。

從 生態水培 到與大自然和諧共處

    黃世銘在台中北屯區 「 我愛玩學校 」 的屋頂, 拿著臉盆以生態水培方式種番茄, 第一次就大豐收,種出四公斤的番茄, 他既驚訝又高興,他說到市場買番茄很容易, 但要種出番茄就是有點難度 。 過程中如何施肥, 該下多少量, 氮肥太多,土壤中的鈣無法吸收便是徒勞無功 。

    但這次的成功, 並不保證接下來永遠會豐收, 接踵而來的是很多的失敗, 他慢慢嘗試各種可能性 :「 我做事情不會在意失敗, 把它當作股本、當成基礎 。」從臉盆種番茄開始, 黃世銘栽種三年後發現空間太小, 先試著以2公尺乘以4公尺的水池開始, 還是覺得不符合自己的想望,於是來到埔里找到一塊地,依照自己的想法規劃 。

    開挖之後, 土地上直冒湧泉,還曾因此停工, 感受這塊土地給予的能量與風、水,體會到設計有問題時就逐步修改 。

    因為立下 「 懶惰 」 式的種花養魚, 不拔草、不澆水, 更重要是不灑農藥 。 黃世銘嚴肅地談起農藥, 他認為很多人包括農藥賣家可能都不完全了解農藥, 任意配搭配方的後果, 就是早年經常有農民可能因此罹患肝癌, 也因此後來就有農戶索性委託他人代灑農藥 。 因此不灑農藥, 不僅是對土壤的體貼, 也是對大家健康的善意 。

    符合他 「 夠懶惰 」 的設定 : 不想澆水, 不想拔草,不想噴農藥, 就是水耕栽培了 。 他解釋,因為生長在水中, 植物會自己決定喝多少水 ; 此外,他不使用保麗龍, 即便夠便宜, 但不環保, 於是改採花飛碟,多個相連還能形成長期且穩固的浮島結構, 讓植物得以產生重心, 在水上自在漂浮 。 不用保麗龍和不噴農藥一樣, 都是對生態環境永續的落實 。

    曾經黃世銘在水池中, 養了烏鰡、田螺、蓋斑鬥魚、溪蝦, 當時野生且被視為有害的福壽螺就做為烏鰡及在四周走來走去鴨子的點心 ; 水耕浮台上種的有茴香、菖蒲、魚腥草、金針花、韭菜、紫嬌花、澳洲茶樹等, 他笑著說亂種一通, 但最終的成果卻是更大的 。

生態水培 下的植物會自己決定喝多少水

    黃世銘認為生態水培遠比魚菜共生更符合他的想法, 他以人體比喻生態水培系統,人的身體水分占比 50% ~ 60% , 人們通常不會特別介入自己的身體器官 ; 而且人體具備符合大自然運行模式的平衡機制, 因此不少人從出生到年老, 身體系統還是健康完整, 他也因此思考研發種花養魚設備, 需要動態平衡 。

    他舉例, 有環保人士詢問他, 地層下陷怎麼辦 ? 而這地層下陷竟是因為養魚造成的 。 原來為了為魚兒保溫, 冬天寒流來襲時, 就抽地下水供魚群保溫以及調整水的PH值與鹽度 。 如此做法, 極可能造成後代就失去土地, 無路可走 。 但即便種花養魚過程, 困難重重, 但黃世銘認為這些挑戰或難題就是體驗的過程 。

    在生態水培系統中, 魚就如人們的味蕾, 把它當系統來看, 12條筋絡,有肝臟、有大腸,還有腎臟 。 大自然從礦物開始製造、地球從礦物製造, 然後產生分子態,比如說蛋白質、胺基酸, 然後開始產生菌藻類, 再演變成高等植物系統 。 同時不只高等植物, 還有植物殘體會給魚吃, 肥料後礦化,再循環 。 生態水培的陽台系統就可以使用有機肥, 種番茄 ; 浮台系統, 種苦瓜、種絲瓜都可以, 植物可自由生長 。 每個季節有其特色植物, 季節變動就會變 。 重要的是, 這套系統就是魚與植物都生長在其中 。

生態水培 中魚與植物自成一套循環系統
依著各種植物特性在生態水培系統中存在

    黃世銘談到, 研究生態水培多年來, 不少環工人士找上門來, 一起商議地層下陷、養豬戶的水污染排放、水庫缺水, 以及水庫優養化等與水和污染的問題, 這也引起他關注水問題, 並透過研究報告等,尋找答案 。 在看到聯合國科學報告發現氣候變遷對人類的福祉和地球的健康造成嚴重且日益加重 。 地球面臨嚴峻考驗,讓他不禁思索, 自己的下一代該如何 ?

    於是他更致力於研究, 以更開放的態度接受各家媒體的採訪, 為了是喚醒人們的自覺 ;「 人類沒有自覺,地球就沒救了 ! 」 過程中, 雖然因為未噴灑農藥, 剛開始來了很多小蟲、小蚊子, 黃世銘沒有刻意撲殺, 後來壁虎來了, 小蟲小蚊被吃掉了 ; 壁虎多了, 蜥蜴就來了, 食物鏈就此產生 。 而且不噴灑農藥、不介意菜的美醜, 水水世界的果與菜,雖然個頭不一, 但產量多到吃不完可以送給左鄰右舍, 完全以大自然的力量照顧這一切 。

    黃世銘坦言, 當初研發生態水培系統也有一個用意是要在屋頂實現種花養魚的想法 。 他曾在心園藝協會演講時提到, 最多人口生活在都市中, 都市人不改變、沒有愛護地球的自覺, 那麼地球永續會是非常不容易的 。 因此他提出一個改變生活跟意識的想法, 就是種花養魚, 有不少人更因此躁鬱症消失 。 如果能脫下鞋子, 光腳踩在土壤上, 更療癒 。 現代人總是3C產品不離手, 還可能因此頭昏腦脹、視力變差, 回到大自然讓自己放鬆就是很好的解決方法 。

生態水培 不同的陸上栽種

    生態水培好處多多, 但談到主角 「 水 」 時,不免讓我們想到台灣年平均降雨量2,500公釐是全球平均值2.6倍, 但卻被聯合國列名為全球146國之中排名第18位的缺水國家 。 台灣水資源窘困, 又該如何推動生態水培呢 ?

    其實, 植物來自四面八方, 黃世銘打比方說, 沙漠植物可能只要澆兩滴水、龜背芋卻需要很多水, 但下一場雨, 植物會各自吸收需要的水分各自滿足 。 他也提到, 為什麼很多公共空間都種同一種樹 ? 因為擔心不同樹種對水分需求量不同, 為了避免造成無法養活的窘境, 後來就是自動灑水,平均澆水法 。 但事實上,植物會感受天氣來吸收水分 。

    種菜種在地上, 水量大時,氣根無法轉成水中根, 若遇上暴雨成災時, 容易爛掉, 農民得搶收, 這也就是農田排水很重要的原因 。 但生態水培不同的是, 植物一碰到水就長水中根, 花飛碟和杯子只是定根, 平衡水面上方是氣根, 往下就是水中根, 以魚來比喻就是就是有鰓又有肺, 所以植物要喝多少水都是自行決定 。 大自然就是如此聰明 。

有效的落實種碳

    一般來說, 屋頂表層溫度能透過屋頂綠化降溫, 每增加 10% 綠屋頂面積, 周遭溫度可降低攝氏 0.5 度 ; 城市綠屋頂面積達 70% , 都市熱島效應將有機會消失 。 因此在都市屋頂採用生態水培栽種植物, 還能吸附二氧化碳, 平衡人類活動排放大量的二氧化碳,也就是種碳的目的 。

    沐蓉老師提到, 都市裡夏天熱到爆的氣溫讓人體會到鐵鍋罩頂的難受, 也讓她更愛到陽台、屋頂拈花惹草, 尤其偶而到朋友的農場也好, 清新的草香與樹蔭下的涼爽, 讓人心曠神怡 。 綠色植物在生活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它可以是食物, 也可以有觀賞和療癒的價值 ; 有植物的地方可以讓氣溫下降、淨化空氣、流動磁場 。 但由於都市人的生活型態與空間, 被侷限了接觸植物的機會,「 熱島效應 」 讓許多生物更不容易在城市中存活 。 都市人想把植物帶進生活當中, 享有一抹綠意卻何其困難, 通常都得付出更大的金錢代價 。

    但黃世銘老師的生態水培, 卻能讓人可以擁有綠色陽台或舒適又美麗的屋頂花園, 有效的阻隔陽光的輻射熱, 減緩室溫的提升, 還可以吸附被排放在空氣中的二氧化碳, 為淨零排碳盡力, 讓地球與環境永續也變得不那麼難了 。